家大不好掌 华夏基金首任女掌门的艰难图变

理财 2019-03-17 20:04141未知admin

  3月2日,华夏基金发布公告称,督查长周旋因个人原因离职,新任督察长为拥有中信证券背景的李彬。

  自2012年开始,标杆式人物王亚伟、范勇宏等知名人士的退场,华夏基金就经历了人事动荡的局面。2018年在华夏基金多年打拼的李一梅接替汤晓东成为新任总经理,成为公募基金少有的女将。

  对于李一梅来说,接手享有盛誉的基金公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公司如今面临的情况并非如日中天,而是遭遇了竞争对手的猛烈追赶。

  根据WIND数据显示,剔除货基和短期理财基金后,华夏基金在2018年公募规模以2447.21亿元排名第三,落后于易方达和博时基金,同比下降了一位。

  2019年春节过后,股市迎来一个小阳春,不少基金产品踩对了方向,有了不错的涨幅。基金销售又开始热闹起来了。

  但大家不知是否还记得去年公募基金的惨状,权益基金几乎全军覆没,没有一只产品实现正收益。

  根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2018年度各基金公司的旗下基金利润整体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高达1247亿元,在过去五年中,仅次于2016年基金行业的大面积亏损额1732亿元。

  最令人惊异的,华夏基金旗下基金以利润-288.45亿元排名倒数第一,也就是说购买华夏基金的投资人总共亏损了288亿元。仔细来看,其中非货币型基金利润为-380.15亿元,货币型基金利润为91.70亿元。

  当然GPLP犀牛财经也承认去年股市大跌,公司规模大,相应利润亏损的也多的情况。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23日,127家公募基金公司持有沪深股票市值共计14706.27亿元,占A股总市值的3.38%。其中,华夏基金持有A股市值共计1327.73亿元,位居基金公司首位,较第二名持股市值多出258亿元,持股市值占基金公司持股总市值的9.03%。

  不难观察出,华夏基金在权益投资业务方面还是具备强大实力,在权益类基金规模上也是独占鳌头。

  2018年,A股市场受到海外市场及国内强监管、去杆杠等因素的影响,A股的表现不尽人意,就2018年四季度来看,上证综指单季度就下跌11.61%,权益类基金表现普遍较差,丢盔卸甲乃是常事。

  但即使这样,华夏基金的表现有些差强人意,毕竟剔除货基规模,排在华夏基金前面的易方达基金和博时基金,一家亏损194亿元、一家赚取58.8亿元,相对来说均好于华夏基金。

  华夏基金是一家老牌明星基金公司,尽管目前仍然占据第一梯队,但万花丛中一点红的鼎盛时期已经过去。

  如果算上货币基金和短期理财基金的规模,2018年华夏基金的资金管理规模为4297亿元,行业排名排在第9位,这样的规模排名,对华夏基金来讲算不上一个好成绩,因为过去有着更为辉煌和骄人的成绩。

  时光回溯到10年前,探寻当时华夏基金的管理资产规模,可以发现2009年华夏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约为2681亿元,领先第二名超1000亿元,独占行业十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范勇宏与王亚伟这两位黄金搭档的配合,事实上,范勇宏和王亚伟的组合,一直被世人称为千里马和伯乐。二人共事始于1995年的华夏证券东四营业部,彼时,范勇宏是营业部总经理,王亚伟为研究部经理。

  王亚伟的变现令人称赞,他管理的华夏大盘精选基金,更是基金市场的一个传奇。从2006年开始,华夏大盘精选基金每年的业绩排名中不仅保持领先地位,更是保持着6年不败的战绩,六年总回报高达11.04倍,年化回报率高达49.22%,大幅超越同类基金和市场,王亚伟也被股民们尊奉为“股神”。

  业内普遍认为,王亚伟创造的奇迹,与范勇宏的信任密不可分;而这一奇迹,对于华夏基金成为行业老大,也居功至伟。

  不难发现,公募基金20余年的发展史,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部拼规模的历史。在可统计的20年中,华夏基金以9次夺冠的数量傲立群雄,特别是从2007年至2013年的7连霸也让华夏基金坐稳了行业龙头的位置,其风头不可匹敌,根据天天基金网的数据统计,华夏基金最高资金规模接近6000亿。

  说到华夏基金的发展历史,必定要提到范勇宏。范勇宏的故事要从华夏证券东四营业部讲起。

  1993年4月,华夏证券发现他的第一家营业部北京东四营业部深陷危机:注册资本金仅1000万元的营业部,客户保证金亏空就达591万元,营业部的资金周转异常困难。当年8月,加入华夏证券不到一年的范勇宏临危受命,出任东四营业部总经理。

  从此,范勇宏开始了自己的峥嵘岁月,这家营业部在他的带领下,走向了传奇时代。在不到5年的时间内,东四营业部开始稳居全国第一,为国家带来1.2亿元的税收,为华夏证券带来4亿多元的利润,为股东带来568%的年均资本回报率。他所创的利润不仅弥补了营业部此前的亏空,即使放到证券公司的利润排行榜中,也排在前15名以内。

  正当东四营业厅红火的时刻,范勇宏却离开了东四,为何?属于公募基金的浪潮已经开始涌动,行业领军人范勇宏也展开了他的行动。

  1998年,伴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加快,饱含着市场对专业机构投资者的种种期望,以中原基金等“老三家”基金公司的创立为符号,中国第一批基金公司降生,华夏基金管理公司也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诞生了,1997年11月,范勇宏受命筹建华夏基金,1998年4月9日,注册资本7000万元的华夏基金管理公司悄然成立,属于公募基金的新时代拉开大幕。

  直到互联网金融的出现,改变了基金业的格局,2013年,天弘基金凭着余额宝“一枝独秀”开创了新的时代。而这一年也是公募基金业标杆性人物范勇宏以及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离开华夏基金的第一年。公募基金管理规模的头把交椅也易了主。

  余额宝2014年末规模突破5000亿,天弘基金规模首次超过华夏基金坐上基金行业头把交椅,到2018年,天弘基金管理规模达到了13420.65亿元。有意思的是,天弘基金总经理郭树强来自华夏基金,曾为华夏基金的基金经理。

  众知,基金业是一个轻资产行业,这也意味着“人”在基金公司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何体现人的价值,无外乎就是管理的基金是否给基民带来了利润。

  昔日龙头光芒下的华夏基金,在范勇宏、王亚伟等一批老将离开后,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2016年底的千亿货基赎回危机、2017年踩雷“神雾双雄”,以及涉及华夏基金的一桩老鼠仓案件在2017年7月落锤,这些事件无论对华夏的品牌形象,还是公司的利润,都带来了影响。

  2016年12月中旬,市场传言某大基金货币基金爆仓,涉事基金公司需要掏自有资金填补亏损,该传闻最终指向华夏基金。华夏在第一时间对爆仓传闻进行了否认,并称公司旗下所有货币基金均正常运作,申赎照常,无任何特殊情况。

  但2016年底华夏货币基金规模的巨幅缩水的情况在相关数据的披露下还是有所曝光。

  其中,华夏现金增利货币B的资产规模由2016年3季末的1728.96亿元缩水至2016年底的769.42亿元,缩水近千亿。截止到2018年四季度末,其资产规模不足巅峰时期的1/9。

  这次货基赎回事件对华夏造成较大影响,直接对华夏2017年的利润造成冲击,这也使得华夏基金2017年净利润同比出现一定下滑,跌出行业前三,被易方达超越排在第四位。受此影响,华夏基金管理的资金规模也一度缩小,到目前也未能从回5000亿。

  后范勇宏时代,华夏基金在6年时间内换了3位总经理,而这6年也是也正是基金业与市场剧烈变化的6年。

  2018年5月19日,华夏基金发布公告,李一梅于5月18日起正式出任华夏基金总经理。继范勇宏、滕天鸣和汤晓东三位总经理后,华夏基金在其成立的第二十个年头迎来了第四位总经理,也是公司的首任女掌门人。

  李一梅是华夏基金的一名老将,自2001 年 8 月加入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基金营销部总经理、营销总监、市场总监等职位。在此之前,其已经在华夏基金负责多年的市场和销售业务。

  这是李一梅接手华夏基金以来交出的第一份年度报告,但时运不齐,遇到了大熊市。残酷的数字摆在了投资者面前,数据是不会说谎的,尽管华夏基金在货基上谋取到的利润有91.7亿元,但是这仍然遮挡不住旗下基金产品亏损了288.45亿元的事实,对于主打权益类基金的老牌基金来讲,这样的成绩是无法接受的。

  今年以来,A股强势反弹,大量基金也获得了不错的涨幅,众多券商分析师纷纷认为牛市将回归。机会重新来临,主打权益类基金的昔日龙头能否把握住机会扭转局面呢?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

  GPLP是专注于创业、投资的专业的咨询平台,旨在为创业者以及投资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业、银行等提供专业的内容、最新的行业形势及最客观的解读,同时还包括组织线下交流活动,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

股票配资平台- 网站地图

股票配资平台是一家专注股票.期货.恒指.配资以及股票投资的资产管理公司。为您提供全方位、权威的股票配资、期货配资以及配资公司,是您身边的配资管家和配资理财方面的专家!